當“非遺”遇上扶貧

來源:經濟日報? 發布日期:2019-10-21? 作者:沈 慧? 【 字體:

  新疆哈密維吾爾族刺繡、貴州赤水“赤水竹編”、河北豐寧滿族剪紙……當非遺遇上扶貧,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又面臨著怎樣的發展困惑?近日,筆者實地走訪湖南省花垣縣的“非遺+扶貧”就業工作坊,試圖尋找答案。

  指尖上的民族藝術

  青山綿延,草木蔥蘢,咚咚的鼓聲響起,湘妹子載歌載舞,這里是沈從文筆下的多情湘西。15歲接觸苗繡,后隨外婆、母親精進繡工,在陽光映襯下,一身藍色苗族服飾的楊老梅顯得格外動人。

  提起這位苗繡師傅,在石欄鎮子臘村幾乎無人不曉。由于酷愛裁剪與制作,19歲時楊老梅制作的苗族服飾就已銷往附近的民樂鎮、龍潭鎮、吉衛鎮等。

  楊老梅擅長的手藝有個古老而美麗的名字——湘西苗族刺繡。從山水中走來,起源于民族圖騰崇拜,承載著苗族人記憶與憧憬的苗繡,主要反映喜慶、吉祥、人壽、年豐的物象。在衣袖、褲腳花邊、圍裙花樣等小幅裝飾品中布局較密,而在大幅裝飾品中則布局疏粗。

  不過,源遠流長的歷史并沒有賦予這一傳統手工藝更加蓬勃的生命力。

  一幅紅底的狀元繡中,一只紫色的蝴蝶呼之欲出。楊老梅告訴我們,這樣一只如實物大小般的蝴蝶,以她的嫻熟度,要足足繡上一天。

  不僅是耗時耗力,隨著很多年輕人外出打工,民族服飾的市場規模越來越小,多種因素沖擊下,傳統苗繡開始遭遇傳承危機。一個突出表現是,雙針鎖繡、縐繡、破紗繡這些苗繡中的獨特刺繡工藝瀕臨失傳,有些繡娘只會其中一兩種。

  一邊是瀕臨失傳的傳統技藝,一邊是壓得老百姓喘不過氣來的貧困。作為以苗族為主的少數民族縣,國家級貧困縣花垣縣目前尚有建檔立卡戶1154戶4812人。村民們望“山”發愁,干部們見“山”思變,花垣縣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苗繡,歷史久、工藝精,在帶動群眾就近就業、居家就業方面具有獨特優勢,成為精準扶貧的重要抓手。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民族文化的根脈,傳承保護好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僅有利于民族文化的傳承發展,而且對實施好文化扶貧工程也意義重大。”花垣縣副縣長姚勝玉說。

  “讓媽媽回家”

  推動非遺扶貧,國家相繼出臺振興貧困地區傳統工藝助力精準扶貧、支持設立非遺扶貧就業工坊相關政策,花垣縣被確定為第一批10個“非遺+扶貧”重點支持縣。

  振興傳統工藝,經過一年的籌備組織,2015年子臘苗繡手工坊成立,石欄鎮苗繡傳承人龍老香成了手工坊帶頭人。自幼跟隨母親學做苗族服飾,如今已是苗族服飾州級代表性傳承人的龍老香,苗繡作品接二連三獲獎,由她制作的一套苗服曾在香港以1.8萬元高價成功交易。“名利雙收”之余,龍老香有了更大的心愿:帶領周邊的姐妹們一同發家致富。

  就這樣,子臘村一處民宅成了苗繡培訓基地。在這里,先后走出了百余名繡娘,她們來自附近20多個自然村,從針法、配色學起,用手中五彩的絲線繡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61歲的繡娘龍志銀告訴我,墻上掛的一套苗繡新娘裝完成下來要3個月,一套可以賣到1萬多元。

  “大錢嘛男人賺,女人在家掙個生活費,工作家庭兩不誤,咱苗繡也有了傳承人。”身邊的姐妹們靠著苗繡的手藝,小日子越過越紅火,63歲的龍老香看在眼里,樂在心里。

  像子臘工坊這樣的非遺扶貧就業工坊在花垣縣還有很多。苗族姑娘石佳創立的湘西七繡坊苗服飾文化公司,即是其中一個。

  金秋時節,七繡坊大廳,婀娜多姿的繡娘們穿著傳統苗服,或繡花,或裁剪,不時說說笑笑。在這里,石佳為繡娘們聘請了4位非遺傳承人作為指導老師,培訓合格后繡娘們可以跟公司簽訂合同上崗,可以自主選擇到公司基地來上班,也可以在家承接公司的訂單。

  “公司成立一年多的時間里培訓了700余位繡娘,簽約帶動486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32人。”年輕、知性、干練,問及當初成立七繡坊的初衷,30多歲的石佳說出一組數據:因為沒有支柱性產業,這里的大部分年輕人為了生存不得不外出打工。以她的出生地石欄鎮為例,約有1.9萬名常住人口,僅留守兒童就有1200余人。

  “石欄鎮是一個苗族聚集地,苗繡對于這里的婦女們來說是最容易上手的技術。”2017年,從事弱電工程的石佳拿著當初攢下的家底,回到了家鄉。同石欄鎮文化站站長麻正兵聯合發起了“讓媽媽回家”的公益項目。

  3個孩子的媽媽向隆艷正是這個項目的受益人之一。之前在廣州打工的她聽聞“讓媽媽回家”的消息,回到家鄉成了七繡坊的一名繡娘。如今在家務農照顧老人、小孩的同時,還能有一份額外的穩定勞務收入,這讓她十分高興。

  根據麻正兵提供的數據,借助大型活動平臺,如今石欄鎮涌現出了一批又一批苗繡就業致富能手,苗繡產業初具雛形,繡娘們人均月收入可以達到2000元以上,成功實現了培訓與就業達到100%的目標。

  產品落地有點難

  收入增加只是一方面。更讓石佳驕傲的是,一些繡娘從苗繡中收獲了幸福,也培養了自信。

  在七繡坊有個叫龍玉芝的聾啞繡娘,是個貧困戶。初來公司時她見誰都是低著頭不敢看,因為只能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她從來也不開口。但她雖聾啞卻心靈手巧。有一次客人定制繡品作為禮物送給英國前首相卡梅倫,石佳把生產任務指定給了她。當贈送現場的照片反饋回來時,旁邊的繡娘們比劃著告訴龍玉芝,她笑著笑著就哭了。后來,石佳從其他繡娘那里聽說她在家里的地位提高了,走起路來也抬頭挺胸了。

  開心的事不少,煩惱自然也有。石佳記得七繡坊剛剛啟動不久,前來參加苗繡技能培訓的繡娘們就給她提了個要求:培訓期間也要發工資!“有沒有搞錯?這是免費為她們培訓技能,竟然還要工資?”起初,石佳怎么也想不明白。后來與繡娘們接觸得多了,石佳慢慢理解了,“50元對很多人來說可能不算什么,但對一些貧困戶而言可能就是一家人一天的飯錢”。于是,七繡坊帶薪培訓的傳統延續到現在。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如今七繡坊的產品不僅銷往全國各地,還參加了巴黎國際展,受到愛馬仕、圣羅蘭等國際大牌的青睞。不過,談及工坊當前就業形勢,石佳直言并不樂觀。產品落地就是個問題。“若從藝術角度看,不可能人人都成為藝術家。若從商品角度看,市場不會因為愛心而認可你,它只認物美價廉。”在勞動力成本不斷攀升的今天,非遺產品如何兼顧文化傳承與市場需求,這讓石佳有些困惑。

  十八洞村湘西苗繡傳習所也面臨同樣的發展難題。負責人石順蓮告訴我們,如何實現穩定的訂單來源,讓繡娘們不缺活干,這是她目前想得最多的一件事。

  而這并非孤例。文化和旅游部黨組副書記、副部長李金早坦言,在前期工作中各地的非遺扶貧就業工坊都還存在一些普遍的難點重點問題,包括貧困地區生產基礎薄弱,生產能力不穩定;專業人才匱乏,產品設計、生產管理、市場營銷等能力急需提升;推廣渠道單一,產品銷售困難;非遺扶貧就業工坊覆蓋地區有限,政策和資金支持不足等。

  “這些問題歸根到底,最核心的就是產品和銷售這兩大問題。”李金早說。

  非遺是祖先在千百年生活中形成的技藝。今天,這些靠手工傳承的技藝都是泛著文化藝術之光,但在生活中已經難以找到實用的依托。讓非遺帶動扶貧,就必須實現非遺產品的市場化,讓市場來接受這種藝術的美,來認可這種藝術的美。從藝術到市場的路有多遠,非遺發揮扶貧作用的路就有多遠。

  非遺遇上扶貧,已經實現了最艱難的起步。只要抬腳,就能行遠。我們相信,非遺的產業之路會越走越寬,祖輩傳下來的那些帶著藝術氣息的技藝,一定能贏得更多人喜愛,在市場上走得更遠。

0 +1
相關新聞
  • 中國積極推進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機制改革
    2018-09-06
  • 物聯網成信息安全“重災區” 安全標準亟待設立
    作為一種新技術,物聯網的行業標準以及相關管理剛剛起步,但物聯網基數大、擴散快、技術門檻低,已經成為互聯網上不得不重視的安全問題。第三,黑客可以通過控制設備,反向攻擊企業內部或其運行的云平臺,進行數據竊取或破壞。物聯網安全標準亟待設立設備廠商安全意識淡薄
    2018-09-06
  • 隱形高收費、車況可造假 二手車交易平臺亂象叢生
    業內人士認為,目前,對于二手車電商平臺的資格認證、質量監控、事后追責等細化制度尚未完全建立,業內呼吁針對二手車市場具有小、散、亂的特點,盡快建立和完善相應監管制度,探索建立可查可控的誠信交易體系。除了遭遇意料之外的強制收費,記者調查發現,二手車交易平臺虛構車況車源和交易信息、檢測走過場等問題也十分突
    2018-09-06
  • 統計數據展現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消費市場巨變
    2017年,限額以上單位糧油食品飲料煙酒、服裝類商品零售分別為22035和14557億元,分別是1978年食品和服裝類商品零售額的34和52倍,年均分別增長9.4%和10.7%。2017年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增速比同期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高17.8個百分點,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比重為15%,比2014年
    2018-09-06

1、凡本網注明“來源:瞭望中國網” 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瞭望中國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瞭望中國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瞭望中國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或版權等方面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盡快刪除。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400-991-52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淘宝快3多少人玩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